【回望2013】国外天气气候事件之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yours.com/,法兰克福

12月3日,2013年国内外十大天气气候事件评选活动正式启动。从今日起,中国气象报(网)将围绕备选事件,连续组织刊发系列科普解读文章,为公众介绍国内外入选的天气气候事件相关背景、事件背后的故事及带来的启示等。

9月16日是墨西哥的独立日,依照惯例,从15日开始,墨西哥全国会开展大规模的庆祝活动。载歌载舞的表演,盛大威严的阅兵,缤纷绚烂的焰火,一切都如自由明快的弗拉明戈一般,彰显着这个民族的热情与奔放。但2013年的独立日却显得有些萧条寂寥,首都墨西哥城的庆祝活动在细雨中进行,而位于太平洋和墨西哥沿岸的居民,正在遭受两个热带风暴的“双面夹击”,无暇顾及这一年一度的盛事。

这是墨西哥新任总统培尼亚·涅托就职以来的首个独立日纪念仪式。15日晚上主持完成仪式后,培尼亚便匆匆赶赴重灾区阿卡普尔科,下令执法人员挨家挨户清查、搜救民众。

9月15日,热带风暴“曼纽尔”(Manuel)的余威扫过太平洋海岸。9月16日,热带低气压形成的飓风“英格丽德”(Ingrid)重创墨西哥湾北岸,对墨西哥形成两面夹击,造成惨重洪灾。墨西哥内政部长奥索里奥·钟指出,这次的洪灾创下历史纪录,灾害波及墨西哥全国32个州的24个,在三分之二的国土面积上传出灾情,近6万人被迫进入避难所。

据墨西哥气象频道报道,这是墨西哥自1958年以来首次同时遭遇太平洋热带风暴和大西洋飓风的夹击,联邦政府称为“历史性的”极端现象。法兰克福

伴随风暴而来的大量降雨引发部分灾区暴发洪水和泥石流,并导致139人死亡,35人受伤,53人失踪,受灾总人数超过120万人。

其实,拥有9330公里热带及亚热带海岸线的墨西哥对热带风暴已经司空见惯。据国家气候中心高级工程师孙丞虎介绍,每年的9月,不论是在太平洋还是大西洋,都是热带气旋的高发期。而在大西洋,每年的8月中旬至10月末是飓风生成的集中期。墨西哥东濒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西临太平洋和加利福尼亚湾,每年的8月至10月是墨西哥飓风的高发期。

墨西哥此次受到“双面夹击”,还有一个原因是今年9月大西洋暖池海温较常年同期偏暖,对流活动异常偏强,从而提供有利于飓风生成和发展的大尺度热力条件。此外,在近海高低空风切偏小,高低层环流配置有利于飓风加强,使飓风登陆时的强度偏强。

而两个风暴同时出现的情形,在我国也时有发生,仅2012年8月初和中下旬,我国东南的沿海地区就遭受了两次双台风(“苏拉”和“达维”、“天秤”和“布拉万”)的袭击。

遍地废墟,一片狼藉。成千上万的民众栖身于露天或遭到毁坏的建筑物中,无法获得医疗设施、食品、清洁饮用水以及基本的卫生设施。这并不是大片中的末日情景,也非战争带来的破坏场面,而是超强台风“海燕”在菲律宾留下的深刻“伤痕”。

11月8日,超强台风“海燕”登陆菲律宾,登陆前后最大风速达75米/秒,超过了风力划分的最大级别17级,英国广播公司形容“海燕”为“巨兽级风暴”。“海燕”带来的强风巨浪几乎摧毁了从海岸到内陆纵深1公里地带上的所有建筑物,如同发生了一场海啸。截至当月27日,“海燕”已造成5500人遇难,1757人失踪。

菲律宾国会议员本·伊瓦多恩空中视察他所代表的地区后惊呼,“萨马省已经不复存在”。他的选区80%的选民靠种植椰子树为生,而目前全部椰子树都被连根拔起,或荡然无存。伊瓦多恩说,补种将耗时5至10年,他不知道,在此期间人们将以何为生。

“‘海燕’风力强度极大,移动极其迅速,是其破坏力如此巨大的主要原因。”中央气象台台风与海洋预报中心正研级高级工程师高拴柱说。我们将风分为1到17级,其中17级风的上限是每秒61.2米,而“海燕”已经超出了分级的极限,它在登陆菲律宾前后,测得的最大风速达到每秒75米,可谓风力极强。此外,自东向西行进的台风,移动速度一般在每小时15公里左右,而“海燕”则为每小时35公里,移动速度极快。如此强大而迅速的台风,可能造成当地防灾应对仓促。此外,由于菲律宾是岛国,地形因素也使得台风造成的破坏力更大。

高拴柱认为,“海燕”有其独特成因,它在温暖的洋面上生成,移动所经路径上的海洋表面温度持续在29℃至30℃。同时,大气高层和低层是一致的东风气流,环境风垂直切变很小。这些条件都非常有利于台风发展“壮大”,使其从热带风暴级逐渐增强到超强台风级。而且,“海燕”在菲律宾登陆时的强度恰好为其最大值。国外有气象学家认为,“海燕”的威力已经不在卫星所能测量的范围。

当菲律宾忙于评估这场浩劫所带来的损失时,另外一种对“海燕”成因的推测在全球范围内引起热议:是否是气候变化引发了这场极端的气象灾害?对此,高拴柱认为,现有的资料很难说明它与气候变化有哪些必然联系。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全球气候变化往往以极端天气的形式展现在人类面前。台风等灾害性天气的发生频次、强度、持续时间和延伸范围等,都超出了以往的观测事实,准确地了解其发展和变化或许难度更大。如何适应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积极应对极端天气事件、有效降低灾害风险,是目前迫切需要考虑的问题。

今年7月中旬,15岁的“英伦小绅士”伊夫林就参加了这场“造反”运动,要求学校更改不合理校规。7月上中旬,英国持续30℃以上的“高温”,而威尔士加的夫市惠特奇彻高中男生却必须遵守校规穿长裤,对此大为不满的男生们穿起女同学的短裙以示抗议。

孩子们的“真性情”或许能让人“一笑了之”,而令人痛心的则是英伦绅士“弱不禁风“的体格。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药学院的数据表明,仅仅由于气温持续多日徘徊在“30℃”上下,就致使英国760人不幸丧生,他们大多死于与高温有关疾病,包括中暑、心脑血管疾病、高血压等。

与我国一些省份的最高气温相比,欧洲的“高温”看似并不起眼。英国人之所以耐不住高温,主要由于欧洲多为温带海洋性、温带大陆性以及地中海气候,夏季气温相对温和,因此气温如果陡然上升,敏感人群将难以适应。据中国气象局气候中心资料显示,今年7月13日至18日,英国伦敦连续6天最高气温达到或超过30℃。而一般来说,英国伦敦常年7月的平均最高气温仅为22.3℃,在一年中大约只有3天左右最高气温能超过30℃,有时全年气温都在30℃以下。

不仅是英国,今年夏季,北半球许多国家和地区均出现持续高温天气。6月17日至19日,酷暑天气席卷德国,大部地区最高气温在35℃以上,法兰克福气温一度接近40℃,部分高速公路因高温拱起破裂。8月初,意大利“避暑胜地”阿尔卑斯山南麓出现40℃高温。6月18日美国阿拉斯加州最高气温达34.4℃,破1969年以来历史纪录。8月初,印度安得拉邦最高气温达到47℃,热浪共造成该邦1100多人死亡。7-8月,日本东京连续多日出现35℃以上高温,创下近150年来高温日数纪录,数万人中暑并入院治疗。

据国家气候中心高级工程师孙冷介绍,地处北半球的欧美国家,特别是西欧为温带海洋性气候,在历史同期多为“凉夏”,今年出现如此大范围,且持续时间长、强度强的高温确实较为反常。而造成此次大范围高温事件的元凶则是“暖高压”。进入7月,西欧以及北美等地持续受到暖高压控制。暖高压即暖性反气旋,其温度大于四周,范围则随高度而增大。这类高压具有稳定持久的特点,多出现在副热带地区,有时也会出现在中高纬度国家,在其控制区域盛行辐散下沉气流,对流活动偏弱,烈日当空,高温持续发展。而和往年相比,今年暖高压较常年势力更强,且影响持续,这是造成欧洲等地罕见高温的直接原因。

北半球出现如此“反常”天气,致使气候变化问题也“躺着中枪”,成为“众矢之的”。

孙冷表示,北半球遭热浪侵袭和全球气候变暖之间确实存在某种关联。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出现极端性天气气候事件的概率可能会增多,也包括这种大范围、持续性的“高温热浪”事件。这给人们带来的最直观感受便是冬季可能变得更为冷酷、而夏季表现得愈加“火辣”。

6月中旬,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上的林火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这场林火带来的大面积烟霾随风南下,跨越国界,侵袭到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国。烟霾不但使众人惊呼“新加坡不见了”,而且导致印尼和周边国家的关系一度“剑拔弩张”,引起国际社会对如何跨国治理污染的思考。

原来,每年6月至9月,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上的农民为开垦林地都要烧荒。面积只有710平方公里的新加坡也常在这几个月被烟霾笼罩,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20多年,令新加坡人颇为苦恼。

由于干燥的天气和强劲的季风,今年的林火愈演愈烈。根据新加坡环境部门公布的数据,6月19日晚22时空气污染指数(PSI)达到了320点,创造新加坡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空气污染水平。在此之前,新加坡的空气污染指数最高记录为1997年的226点。而根据标准,超过100点即被新加坡官方认为是不健康水平,超过300点则被认为是危险水平。当日,PM2.5细颗粒物数据也达到每立方米130至150微克。受此影响,一些户外游览项目取消,赴新游客数量减少,给当地造成较大损失。

马来西亚也未能在烟霾侵袭中幸免。6月21日,该国多个地区已有589所学校停课。

烟霾锁城,给市民生活带来了困扰,使得人们怨声载道,纷纷将矛头指向“罪魁祸首”印尼。为了修补紧张的关系,更为了尽快解决污染,几个国家的高层纷纷行动起来。在大批学校停课的同时,马来西亚环境部长帕拉尼维尔亲自赴印尼首都雅加达,与印尼方面商讨如何解决烟霾带来的诸多问题。新加坡环境局也派出代表团赶赴印尼。由23个新加坡政府机构(其中包括教育部、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国防部及内政部等)组成的跨部门烟霾行动小组也全面开展行动,以减缓烟霾对公众的影响。

但是,要想彻底解决烟霾问题,最重要的还是要印尼政府从源头灭火以及对人为放火烧林进行控制。在这一点上,印尼政府认为自己有不少难处,没有办法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为此,东盟国家其他雾霾“苦主”利用东盟组织平台召开多方会谈,组成“东盟次区域跨国烟霾事务部长级指导委员会”,商讨加强区域合作及跨国界烟霾污染的管控机制,以及落实通过卫星检测土地与森林起火点的建议。

大气无国界,污染会跨界,因此,治理烟霾污染最终靠的还是所有国家共同的努力,缺一不可。

在60个小时的暴雨后,印度北阿坎德省的一个名为迪欧里布兰哈葛拉姆的村落有57名男性失踪,原本只有30户的小村庄瞬间成为“寡妇村”。

这个村里的男性大多是前往北阿坎德省印度教圣地凯达尔纳特镇山路上的牵骡人。6月15日至17日出现暴雨时正是一年一度朝圣高峰“四圣地朝圣之旅”期,许多信徒依靠他们的帮助上下山朝圣。在暴雨后,这些牵骡人均失去了联系。受洪灾影响,被困的朝圣者一度超过7万人。

印度和我国一样,是典型的季风性气候,每年5月至9月为雨季。在4月至5月,印度季风偏弱,在此情况下大部地区气温高、降水少,容易引发高温热浪天气。进入6月以后,印度季风迅速显著转强,并快速向北推进。今年季风前沿达到印度北部的时间较常年偏早1个月,从而导致印度从南至北出现大范围、持续性强降雨。

在这场暴雨中,北阿坎德省省会德哈拉丹24小时雨量达370毫米,创下当地历史纪录。暴雨引发了严重的洪涝、滑坡及泥石流等灾害,造成近6000人死亡或失踪。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通过其发言人发表声明,对该地区洪灾给民众造成的生命和财产损失表示悲哀。

北印度部分地区的印度教信徒每年会在印度教历法第5个月展开朝圣之旅。在每年15天的朝圣活动期间,当地可涌入约250万信徒,人潮充斥街道,恒河岸边则布满信徒临时搭建的帐篷。

而今年受暴雨影响,凯达尔纳特镇受创严重。建于8世纪的湿婆神庙被近两米深的烂泥掩盖,山洪将附近60多个村落夷为平地,为每年朝圣高峰而搭建的90处休息站全部遭到毁灭。

印度国内媒体和环保人士称这是一场“人为的灾难”。他们认为,大量乱砍滥伐和非法采矿破坏了生态环境,加上当地政府保护不力,这些都是造成洪水泛滥和泥石流的主要原因。

《印度时报》刊文称,每年的8月,旅游季结束后,北阿坎德省常常发生滑坡和山洪,而这场洪灾看起来像是过去小事故的放大版。另有专家指责政府因为过去这些事故易发生在旅游季高峰后,而不加以重视,从而酿成此次惨剧。

据悉,北阿坎德省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旅游业,蓬勃的旅游业提振了北阿坎德省经济,增加了商业机会。早前用作农耕的河流两岸现在被开发成为住宅和商业建筑,而这亦是导致滑坡和山洪的另一个因素。

“马纳里夏天的旅游旺季已经结束,游客人数还会进一步减少。”灾难发生后当地旅馆老板塔库尔说。“北阿坎德省灾难性的洪水和滑坡是导致旅游业萧条的原因。大自然的愤怒令人恐慌。”

5月31日,“追风者”蒂姆·萨马拉斯和他的儿子保罗以及气象学家卡尔·扬一起,在俄克拉荷马州埃尔里诺市追踪龙卷风。作为一名“追风者”,蒂姆追逐龙卷风已达20年,经验非常丰富。但这样一位“身经百战”的勇士,也无法预料到脾气暴戾的龙卷风竟会突然转向,径直冲向他们的运动型多功能车。时速265公里的风暴吞噬了三人,无一幸存,其所乘车辆残片遭风抛至大约800米外。

“追风者”之死,引发了国际社会对龙卷风的广泛关注。美国是龙卷风最爱“光顾”的国家之一。纵观2013年上半年,美国有上百人被龙卷风掠去。1月30日,美国南部部分地区遭龙卷风袭击,导致至少两人死亡。2月11日,强龙卷风侵袭密西西比、阿拉巴马等州,造成60余人受伤、200多间房屋被毁。5月14日至15日,得克萨斯州遭受了十多次龙卷风,至少6人死亡,超过100人受伤。5月20日,多次龙卷风袭击俄克拉荷马市,91人死亡,大面积街区被夷为平地。5月31日,龙卷风再次吹袭俄克拉荷马、密苏里等州,造成至少12人死亡。上文提及的3名“追风者”,就是死于此次追踪龙卷风过程中。

龙卷风是一种强烈的、小范围的空气漩涡,是由雷暴云底伸展至地面的漏斗状云(龙卷)产生的强烈旋风,其风力可达12级以上,伴有雷雨或冰雹,影响范围虽小,但破坏力巨大。为何龙卷风在美国多发频发?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气象专家李小泉认为,这与美国独特的地形和地理位置有关。美国东临大西洋,西濒太平洋,南面为墨西哥湾,水汽条件非常好。在水汽凝结时,大量凝结潜热释放,积雨云就容易生成发展。美国北面为加拿大,是冷空气的发源地。冷暖空气碰撞时容易产生雷雨、大风、龙卷风等强对流天气。其次,美国的主要山脉如落基山、法兰克福阿巴拉契亚山都为南北走向,对来自墨西哥湾的暖湿气流和加拿大的冷空气不能起到很好的阻挡作用,冷暖空气都能长驱直入到内陆地区,二者容易交汇、碰撞,生成龙卷风等强对流天气。

“发生在我国的龙卷风强度相对较弱。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我国没有出现一次EF5级(藤田级数,衡量龙卷风规模的指标,从EF0至EF5,数字越大破坏力越强)的龙卷风,而美国出现了50次左右。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EF2级以上强龙卷风显著减少。”中国气象局干部培训学院教授俞小鼎说。目前,我国龙卷风发生概率减小的原因并未完全明确,公众对防御龙卷风的知识也普遍比较缺乏,我们仍须提防这种突如其来的恐怖风暴。

面对龙卷风,连与其相伴20年的“追风者”都难逃一劫,作为普通公众,躲避更是唯一可行的手段。国家气象中心强天气预报中心高级工程师张涛认为,躲避龙卷风最为安全的地方是地下室或半地下室,如没有这个条件,也要远离门窗和外围墙壁,躲进靠内的房间,蜷伏趴下并以臂抱头,用床垫或地毯之类覆盖物保护身体;如在野外,可以观察龙卷风移动路径,向相反方向躲避,或就近寻找低洼地带伏地抱头,远离大树、电线杆等。

浩瀚的宇宙,在广袤的银河系中,许多已知和未知的星球周而复始地运行,在大多数时间里,大家各行其道,相安无事,但这按部就班的平静却偶尔会被一些“疯狂”的石头所打乱。

当地时间2013年2月15日9时许,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州就遭遇了这些“天外来客”。据目击者介绍,在撞击事件发生前,一个发出刺眼亮光的不明飞行物拖着长长的白烟从天空划过,并伴有轰隆隆的声音。后经俄罗斯联邦宇航署的分析,确认这是一颗陨石。陨石触地时引发了爆炸,它的爆发震碎了数千户人家的玻璃,并造成1600多人受伤。当地的学校和幼儿园也因为这场“陨石雨”而停课。俄紧急情况部估计,陨石坠落造成的损失为4亿卢布,约合1300多万美元。

这次撞击事件毫无征兆,虽然没有造成人员死亡,但也着实引发了人们的恐慌,如何“保卫地球”也成了各国热议的话题。那么,“天外来客”为何会撞击地球?类似事件到底能不能提前做出预警?在撞击事件来临时,人类是不是只能被动地听天由命?

地球以外运行着大量小型物体,很多与地球擦肩而过,引起虚惊,也有少数会造访地球。目前,已知有数千颗小行星的轨道与地球轨道相交汇,如果小行星与地球运行到同一轨道,就会发生碰撞。小的流星体在进入地球大气层后会燃烧殆尽,大的陨石坠落接触地面之前,在空中就会爆炸。爆炸会产生强烈的冲击波,从而带来损害。

北京天文馆馆长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从天文学的角度讲,此次发生的事件并不算罕见,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事件发生在人口比较密集的地方,并造成了一定的伤害。类似此次小天体迫近地球的事件国内外已多次监测到,它们已经成为影响人类生活的空间天气的一部分,各国的科学家和相关部门正在积极制订应对这种威胁的对策。

11月8日,《科学》杂志刊登了一篇有关车里雅宾斯克州的陨石撞击事件的研究,内容包括陨石的来源,其天体运行轨道和此次事件的损害评估等等。同期《华盛顿邮报》发表的文章也指出,据科学家的研究,类似这种陨石撞击地球事件今后发生的频率会比之前科学家们认为的要高出四五倍。

“把来袭天体推离轨道”,这听起来是天方夜谭,但真有科学家做出了大胆的设想。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教授菲利普·M·卢宾及其科研团队就发布了一套应对天体威胁的方案。原理是把太阳能转化成具有破坏力的激光束,射向来袭天体,让天体运行轨道发生偏离,甚至直接让天体“蒸发”。一些研究人员认定,这一方案所需基本技术组件已经存在,只需开发技术,按比例放大这些组件即可。

10月12日,北印度洋台风“费林”在印度东部奥里萨邦登陆并带来强降雨,登陆时风力达17级,平均风速超过200公里/小时。近100万人提前转移避险,创疏散人数纪录。成功的预警加上及时疏散民众,有关各方将损失降到了最低。

热带气旋“费林”生成于孟加拉湾,并于当地时间10月12日21时左右在印度东部奥里萨邦的高帕尔普尔登陆。卫星图像显示,登陆前这一热带气旋几乎“塞”满整个孟加拉湾。印度气象局说,“费林”登陆时风速达到每小时200~210公里。中国中央气象台10月12日18时发布监测报告,将“费林”定为“超级气旋风暴”,相当于超强台风。美国海军联合台风警报中心、英国气象局和伦敦“热带风暴风险”评估机构等民营预测单位,都预测“费林”是“超级气旋”,一些媒体甚至把“费林”与2005年重创美国南部的“卡特里娜”飓风相提并论。

不过,印度气象部门虽然发布最高级别的“红色警报”,认为“费林”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热带风暴”,但同时他们也坚持认定“费林”距“超级热带气旋”还差一个等级。事实证明,印度气象局的预测是准确的。据印度官员说,印度气象局预测较准,是因为除了使用卫星云图外,还加上了雷达侦测和海防队的报告。

在“费林”登陆前,大约100万人提前转移避险,堪称“印度史上最大规模的疏散行动”。印度国家灾难管理局发言人特里普蒂·帕鲁尔称,上次转移疏散人数纪录为1990年安德拉邦遭风暴袭击时创下的,“这次人数多得多”。

安德拉邦1990年和2009年遭风暴侵袭时,分别有65万和55万人避险。

奥里萨邦警察主管阿米塔布·塔库尔把低伤亡归功于大量民众及时转移。“财产损失巨大,但生命损失很小。”他说。此次为应对“费林”,印度国家救灾部队派遣28个救援分队分赴受其影响地区展开救援,军方还派遣了18架直升机和两艘军舰在附近地区待命。印度海陆空三军及国防后备力量也已经部署在沿海城市,准备随时投入抢险救灾行动。

美国《纽约时报》称,正是由于风暴来袭前的成功预测,印度政府及时将灾区居民疏散,从而避免大规模的损失。但印度媒体认为,政府此次如此大规模的疏散行动除与严峻的险情预测有关外,也和今年6月印度北部北阿肯德邦大水时,政府防灾、救灾不力而导致约1万人遇难或失踪有关。印度媒体普遍认为那场灾难反映印度中央政府缺乏统一安排部署。由于基础设施薄弱,印度此前面临孟加拉湾超级风暴袭击时伤亡严重,1999年,一场中心最高风速达250公里每小时的超级风暴横扫奥里萨邦,导致至少1万人遇难,超百万人流离失所。奥里萨邦首席部长纳文·帕特奈克对媒体表示,今天面对超级风暴时,政府已经将生命的损失“降至最小”。

资料显示,北印度洋超级气旋风暴极具破坏力,过去几十年来,印度、缅甸、孟加拉国、巴基斯坦等国深受其害。2008年,孟加拉湾强气旋风暴“纳尔吉斯”在缅甸南部登陆,导致8万人死亡、5.5万人失踪。据悉,“费林”亦属孟加拉湾强气旋风暴。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